時間:8月24日 星期三 下午 2:30-4:30
地點:青田藝集(台北市青田街4-1號)

總以為在這個凡事講求效率的年代,人們都期望能獲得立即、有用的資訊,因此對現代詩,甚至文學,都少了閱讀的耐性,少了主動探索自我情感與體驗的欲望,少了想要瞭解生命一切複雜現象的一點好奇心……但沒想到,小寫於2014年出版了零雨老師的詩集《田園/下午五點四十九分》後,詩人與出版社,陸陸續續收到許多讀者的回饋與鼓勵,讓我們瞭解,原來這本詩集的出版、收錄的詩作,竟觸動許多原本甚少接觸現代詩、讀詩的朋友,這意外的發現讓我們驚喜!

其實,現代詩並不總是讓人望而生畏,又或是抽象、高深莫測的語言遊戲;現代詩,也可以如零雨老師的這本詩集一般,看似對生活中所見所聞的白描,卻悄悄地透過詩的語言,帶著我們走入她對事物本質的獨特見解,讓我們見證人們複雜又矛盾的情感本性。

正如詩集中,這首〈我喜歡〉,許多不讀詩的朋友,都說他們好喜歡這首詩,他們就像詩裡頭那個喜歡人潮、喜歡火車上所發生的一切的敘事者,他說出了他們在坐火車時曾有過的心情。

我不知道大家是否在讀完這首詩後,曾疑惑那個喜歡被綁架在座椅上的人,最後怎麼會那麼想望吸一口脫困時的清新空氣呢?他不是那麼地喜歡火車上的一切嗎?就在這個疑惑產生的時刻,前面原本理所當然的喜歡,突然顯得有點可疑。也許,這首詩正在逼視我們詢問自己,當我們說「我喜歡」的時候,真的只有單單「喜歡」一種情感而已嗎?

如果你也有同樣的疑惑,或許可以讓自己慢下來,不要那麼急著想要一個解答。

如果你真的喜歡〈我喜歡〉這首詩,就讓我們對自己更好奇一點,也許我們的情感不總是那麼明確、合理,前後一致;它矛盾、糾結,曖昧地攪和在一個我們自以為清楚的世界裡……

如果因為這首詩,你喜歡……希望你會因為開始懷疑自己,而更喜歡自己,更愛上現代詩它獨特的語言魅力。

〈我喜歡〉

如果是人潮我喜歡
月臺上的人潮

我喜歡
火車上的人潮

我喜歡火車
進站出站奔馳
或停佇

我喜歡便當礦泉水
太陽餅需要嗎

我喜歡兩個頑童從這頭打鬧
到那頭祖父母無效的斥責

我喜歡他們冒失走向我的筆
和紙問我你在幹嘛

我喜歡喂現在到頭城了你十分鐘後
來接我

我喜歡路過夜間車站燈火通明
如眾神降臨

我喜歡此時被綁架在
這座椅的溫度

我喜歡脫困時
月臺的第一口清新空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