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東京閱讀男女:新井一二三解開創作者的祕密花園
作者:新井一二三
出版社:大田
出版年:2016年3月
選讀人:小獅

價格︰$280 小小會員九折優惠

獅:這本我沒有看完。(先招)
水豚君:它看起來很薄。
獅:對,很薄,且裡面是一篇一篇的書評,或該說心得?因為我讀日文的,所以大學時代就開始看新井一二三的書,她是我很重要的一個了解日本的窗口。她是一個日本人,大學時代去中國學念書,後來開始用中文寫作,因為她不想讓她媽媽知道她在寫什麼。

(全部人大笑)

獅:對,有時候大家都會有這樣的「隱疾」。像裡面有一篇在講她讀了佐野洋子的《靜子》,講到日本人普遍是信仰母性,但這世界上不是全都是白色的,大家都讚美母親,認為母性神聖,但難道世界上沒有虐待小孩的母親嗎?其實是有的。她從這本書出發寫了這個議題。新井一二三寫作的方式是告訴我們這本書在日本引起的效應,這本書揭開了什麼樣的主題。

例如說這本《靜子》揭開的是仇恨母親的這件事情。她舉了幾本書《靜子》、《母親支配女兒人生》、《母親太沉重了》、《母親的遺產───新聞小說》等等有些書台灣可能沒有翻譯出版,但他會將同一個主題的書串在一起,分析,比方說這些作者分布於一九三O、四O、五O直至八O年代,然後他們的普遍性是成長在戰後日本對母性歌頌的社會之下,實際上戰後日本是非常高壓的,而母性、母親與孩子之間的關係也因高壓而扭曲,但日本的民族性是非常重視團結,所以他們表面上看來無事,其實是家裡出了這種事(指母親對小孩的虐待)也不能說,直到這些作者的母親去世了,或是失智了,才有辦法把這件事情寫出來,有點像是自我療傷或是與母親和解的意味。新井一二三的觀察不是我們單看一本書可以讀到的,他以綜觀的方式去讀了這些書、理解這些作者的背景,解釋了日本人有這樣一塊的心理意識的存在。

這要講到新井一二三的寫作風格之形成,剛說到他大學在中國學中文,之後移民加拿大學新聞,並以英文寫作,再到香港去當日本報紙的特派記者,也為《星島日報》、《明報》等香港媒體寫稿,所以他一直都是以一個全然的第三者角度近距離觀察當地的社會現象,然後為遠在他方的讀者投遞他所在地的訊息。比方說他在香港時,用日文寫香港的事給日本媒體,在日本以中文為《中國時報》的「三少四壯」專欄寫日本的事等等,因此他的文風有著記者的冷靜、理智。

這本書他是藉由日本文學家的作品去深入分析文學家的心理,然後將幾個有同樣心理的作品串起來,說明日本的某一種社會現象。但他的寫作方式不會讓人覺得乏味或沉重,通常光是前端的鋪陳就已讓人讀得津津有味,而結尾多是在文章的最高潮時軋然而止,並在最後才真正表現出作者對這件事的看法或想法,大概是一句或是兩、三行話,所以不會是一種過度的論理。

對我來說,新井一二三深入而冷靜地描寫日本社會現象,是讀日文系的我很重要的理解日本的管道,比起其他書或媒體,他提供了重要且可信度高的訊息。

水豚君:那沒有看完的原因是不是裡面很多書台灣沒有翻譯,有理解上的困難?

獅:不是,是我這個月工作很忙(哭),但其實不會有水豚君說的這個問題,因為不管那些書你有沒有看過,他都不會讓你覺得他在吊書袋,反而會讓你想去找那本書來看。這本書我自己也買了,日後會當作工作上的參考書。

水豚君:那他在日本是否有專欄?

獅:就我所知是沒有。不過,新井一二三在日本也出書,內容是對華文圈的文化觀察,所以還是他一貫的作為第三者立場觀察,將當地文化傳遞給講另一種語言的人們。

問:那新井在中國出書嗎?
獅:有,這本書收錄了他二O一五年應香港書展邀請而發表的演講稿,他爬梳了自己的寫作經歷,最早在一九九五年於香港出第一本書,一九九九年起在台灣的大田出版社出書(至今每年會有一~兩本書出版,此作為他第二十五號作品),二O一一年上海譯文出版社開始為他出「新井一二三文集」。他的中文寫作最早是在香港,在台灣發跡,近年延伸到中國,但每一個市場所想知道的事情都不一樣,因此主題也大不相同(又是第三者對兩岸三地的文化觀察)。

問:那他心目中的日本是怎樣的一個國家?
獅:他沒有一個固定的看法,通常是解釋一種社會現象,比方說書中寫到「厭女」、「對母性的仇恨」,為什麼在現在這個時候才有人揭露出這長期存在但沒人敢說的現象,是什麼樣的社會背景之下造成以前的不說與現在的說,比較像是一個社會現象的解晰。